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作者: 宋代   李清照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
未成沈醉意先融,
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
辟寒金小髻鬟松,
醒时空对烛花红。

()
(huàn)
()
(shā)
()
()
()
(bēi)
(shēn)
()
()
(nóng)
(wèi)
(chéng)
(shěn)
(zuì)
()
(xiān)
(róng)
(shū)
(zhōng)
()
(yīng)
(wǎn)
(lái)
(fēng)
(ruì)
(nǎo)
(xiāng)
(xiāo)
(hún)
(mèng)
(duàn)
()
(hán)
(jīn)
(xiǎo)
()
(huán)
(sōng)
(xǐng)
(shí)
(kōng)
(duì)
(zhú)
(huā)
(hóng)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清照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译文注释

莫许杯深琥(hǔ)(pò)浓,未成沉醉意先融(róng)
疏钟已应晚来风。
琥珀:这里指色如玻拍的美酒。
融:形容酒醉恬适的意态。

(ruì)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jì)(huán)松。
醒时空对烛花红。
瑞脑:一种名贵的香,传说产于交趾,如蝉蚕形。
辟寒金:相传昆明国有一种益鸟,常吐金屑如粟,铸之可以为器。
这里借指首饰。
辟寒金小:犹云簪、钗小。
烛花:犹灯花。
烛芯燃烧后,馀烬结成的花形。
相传灯花是喜事的征兆,亦当是词人心中希望的象征。

参考资料:

1、陈祖美李清照作品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92:25-28
2、唐圭璋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2637

李清照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赏析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此为闺情词。全词含蓄蕴藉,颇得婉约之妙。清人王士祯说“婉约以易安为宗”(《花草蒙拾》)。其婉约特色,一是表现在抒写惜春悲秋的柔情上;二是艺术上委婉、含蓄。此词上片写饮酒,下片写醉眠,通篇表现的是闺愁,主要采用“映衬法”,词作情景交融,“情中景,景中情。”(《姜斋诗话》)

  开头写“莫许杯深琥珀浓”,以深杯浓酒来消愁,其愁绪绵绵可想而知。““未成沉醉意先融”意谓酒虽然没有喝多少,心却已经醉了。此词开头以饮酒说愁诉恨,情思深沉,却又似不甚经意,这种淡中寓浓、似淡实浓的词句,颇得隽永。“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两句则是进一步描绘女主人公辗转不寐的绵绵愁思。香已消,魂梦断,可见夜之漫长而梦寐难成。金钗小,髻鬟松,则以金钗之小来反衬发鬟之乱,进一步表现女词人的反侧床席、无法成眠之状,从而以人物情状来勾画人物愁情。结句“醒时空对烛花红”点题,将女主人公的满怀愁绪以景物映衬而出,景语实为情语。

  全词在语言锤炼上也是颇见功力的。首先是精炼、形象、表现力强。如“莫许杯深琥珀浓”的“深”、“浓”两字,形象地勾出词中人即将豪饮之态。又如“应”、“空”是两个普通字眼儿,在这里却有极强蕴含力。“应”不仅写出钟声、风声相互应和的声响,而且暗示出女主人公深夜不寐之态,披露出人的脉脉愁情;一个‘“空”字又带出了词中人的多少寂寥哀怨。“香消魂梦断”一句中两个动词、用得也极为精炼、形象,它生动地勾画出女主人公梦寐难成之状。“辟寒金小髻鬟松”句中的“小”、“松”是一对形容词,而且又是相反相成,鬟愈松,钗愈小,颇有点思辨的味道,以此生动地描绘出词中人辗转床侧的情态。此句着此二形容词,大大增强了表现力,它使读者通过头饰的描写,不仅看到人物的情态,而且体察到人物的内心世界。如此精炼、生动的笔墨,令人叹服。其二,通俗的口语与典雅的用事自然和谐地统一于作品中。“琥珀”、“瑞脑”、“辟寒金”均是典雅富丽之辞,而“杯深”、“晚来风”、“香消魂梦断”、“髻鬟松”、“烛花红”等等又是极为通俗、明白如话的口语,这些口语经过锤炼加工,使其与典雅的用语相和谐,体现了“易安体”的显著特色。

参考资料:

1、陈祖美李清照作品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92:25-28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作者介绍

李清照简介李清照 李清照(1081─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元祐后四学士之一,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崇宁元年(1102),徽宗以绍述神宗为名,任蔡京、赵挺之为左右相,立元祐党人碑,以司马光等百二十人为「奸党」,其父列名党籍,清照以诗上挺之。崇宁二年(1103),明诚出仕,矢志撰述以访求、著录古代金石文字为职志的《金石录》一书。大观元年(1107),蔡京复相,挺之卒。蔡京以挺之为元祐大......
© 2017-2023 古诗网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国学典籍

粤ICP备2022032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