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作者: 明代   杨慎
【临江仙】
《二十一史弹词》
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
(lín)
(jiāng)
(xiān)
()
()
(èr)
(shí)
()
(shǐ)
(dàn)
()
()
()
(sān)
(duàn)
()
()
(shuō)
(qín)
(hàn)
(kāi)
(chǎng)
()
(gǔn)
(gǔn)
(zhǎng)
(jiāng)
(dōng)
(shì)
(shuǐ)
(làng)
(huā)
(táo)
(jìn)
(yīng)
(xióng)
(shì)
(fēi)
(chéng)
(bài)
(zhuǎn)
(tóu)
(kōng)
(qīng)
(shān)
()
(jiù)
(zài)
()
()
()
(yáng)
(hóng)
(bái)
()
()
(qiáo)
(jiāng)
(zhǔ)
(shàng)
(guàn)
(kàn)
(qiū)
(yuè)
(chūn)
(fēng)
()
()
(zhuó)
(jiǔ)
()
(xiàng)
(féng)
()
(jīn)
(duō)
(shǎo)
(shì)
(dōu)
()
(xiào)
(tán)
(zhōng)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翻译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滚滚长江向东流,不再回头,多少英雄像翻飞的浪花般消逝。

是非成败转头空。
争什么是与非、成功与失败,都是短暂不长久。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只有青山依然存在,依然的日升日落。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江上白发渔翁,早已习惯于四时的变化。

一壶浊酒喜相逢。
和朋友难得见了面,痛快的畅饮一杯酒。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古往今来的纷纷扰扰,都成为下酒闲谈的材料。

参考资料:

1、岳淑珍校注杨慎词品校注:中州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
2、王文才选注杨慎诗选: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

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译文注释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东逝水:是江水向东流逝水而去,这里将时光比喻为江水。
淘尽:荡涤一空。

是非成败转头空。
成败:成功与失败。
《战国策·秦策三》:“良医知病人之死生,圣主明於成败之事。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青山:青葱的山岭。
《管子·地员》:“青山十六施,百一十二尺而至于泉。
”几度:虚指,几次、好几次之意。

白发渔樵(qiáo)江渚(zhǔ)上,惯看秋月春风。
渔樵:此处并非指渔翁、樵夫,联系前后文的语境而为动词:隐居。
此处作名词,指隐居不问世事的人。
渚:原意为水中的小块陆地,此处意为江岸边。
秋月春风:指良辰美景。
也指美好的岁月。

一壶浊(zhuó)酒喜相逢。
浊:不清澈;不干净。
与“清”相对。
浊酒 :用糯米、黄米等酿制的酒,较混浊。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古今:古代和现今。
都付笑谈中:在一些古典文学及音乐作品中,也有作“尽付笑谈中”。

参考资料:

1、岳淑珍校注杨慎词品校注:中州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
2、王文才选注杨慎诗选: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

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赏析

《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一首咏史词,借叙述历史兴亡抒发人生感慨,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

  从全词看,基调慷慨悲壮,意味无穷,令人读来荡气回肠,不由得在心头平添万千感慨。在让读者感受苍凉悲壮的同时,这首词又营造出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并且折射出高远的意境和深邃的人生哲理。作者试图在历史长河的奔腾与沉淀中探索永恒的价值,在成败得失之间寻找深刻的人生哲理,有历史兴衰之感,更有人生沉浮之慨,体现出一种高洁的情操、旷达的胸怀。读者在品味这首词的同时,仿佛感到那奔腾而去的不是滚滚长江之水,而是无情的历史;仿佛倾听到一声历史的叹息,于是,在叹息中寻找生命永恒的价值。

  在这凝固地历史画面上,白发的渔夫、悠然的樵汉,意趣盎然于秋月春风。江渚就是江湾,是风平浪静的休闲之所。一个“惯”字让人感到些许莫名的孤独与苍凉。幸亏有朋自远方来的喜悦,酒逢知己,使这份孤独与苍凉有了一份慰藉。“浊酒”似乎显现出主人与来客友谊的高淡平和,其意本不在酒。古往今来,世事变迁,即使是那些名垂千古的丰功伟绩也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且谈且笑,痛快淋漓。多少无奈,尽在言外。

  大江裹挟着浪花奔腾而去,英雄人物随着流逝的江水消失得不见踪影。“是非成败转头空”,豪迈、悲壮,既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后的失落、孤独感,又暗含着高山隐士对名利的淡泊、轻视。既是消沉的又是愤慨的,只是这愤慨已经渐渐没了火气。面对似血的残阳,历史仿佛也凝固了。“青山依旧在”是不变,“几度夕阳红”是变,“古今多少事”没有一件不在变与不变的相对运动中流逝,从“是非成败”的纠葛中解脱出来,历尽红尘百劫,太多的刻意都可以抛开,太复杂了倒会变得简单,在时、空、人、事之间的感悟中,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历史固然是一面镜子,倘若没有丰富的甚至是痛苦的残酷的人生体验,那面镜子只是形同虚设,最多也只是热闹好看而已。正因为杨慎的人生感受太多太深,他才能看穿世事,把这番人生哲理娓娓道来,令无数读者产生心有戚戚的感觉。

  既然“是非成败”都如同过眼烟云,就不必耿耿于怀、斤斤计较;不如寄情山水,托趣渔樵,与秋月春风为伴,自在自得。作者平生抱负未展,横遭政治打击。他看透了朝廷的腐败,不愿屈从、阿附权贵,宁肯终老边荒而保持自己的节操。因此他以与知己相逢为乐事,把历代兴亡作为谈资笑料以助酒兴,表现出鄙夷世俗、淡泊洒脱的情怀。无论过去,当下,还是以后,追逐名利似乎总是一些人的生存方式,然而名缰利锁又往往令人痛苦不堪,难以自拔。

  当然要建功立业,当然要展现英雄气概,当然要在无情的流逝中追求永恒的价值。但是既要拿得起,进得去;还要放得下,跳得出。要想看清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看清自己在历史中的位置和可能起到的作用,深度和远见都必须在生活中不断磨炼。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任凭江水淘尽世间事,化作滔滔一片潮流。历史总要不断地向前推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逝者如斯,谁也留不住时光的脚步。可是人们却不甘就这样顺其自然,随波逐流。

  青山不老,看尽炎凉世态;佐酒笑语,释去心头重负。任凭江水淘尽世间事,化作滔滔一片潮流,但总会在奔腾中沉淀下些许的永恒。与人生短暂虚幻相对的是超然世外的旷达和自然宇宙的永恒存在。宇宙永恒,人生有限,江水不息,青山常在。

  下片展现了一个白发渔樵的形象,任它惊骇涛浪、是非成败,他只着意于春风秋月,在握杯把酒的谈笑间,固守一份宁静与淡泊。而这位老者不是一般的渔樵,而是通晓古今的高士,就更见他淡泊超脱的襟怀,这正是作者所追求的理想人格。

参考资料:

1、王文才辑校杨慎词曲集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
2、丰家骅著杨慎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作者介绍

杨慎简介杨慎 杨慎(1488-1559)明代著名文学家,字用修,号升庵,今四川新繁人。官至翰林修撰,后谪云南永昌,死于当地。......
© 2017-2023 古诗网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国学典籍

粤ICP备2022032739号